UNInstante

周五快乐(……

虽然有预感但这样的结局周五不会快乐啦😭

沼鱼:

>“若南行”(下)




卢剑星站在船头望着水天交界处发愣。


“大人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竭力相助,您的决定我们全力支持。”


他想到到他的手下,他知道他们尽力了。


“卢大人,大恩不言谢,您的恩德袁某一家没齿难忘,若有机会再见,到时再共饮一杯!”


他想到袁大人,不知道他们现在如何,是否安顿好,银粮是否足够。


“我说你们怎么那么会惹事,是不是招邪体质啊,不过没关系,收人钱财替人消灾,我是专业的……”“大哥你真要把我交给他么……”


他想到他的三弟一川,还有带他走的丁修。不知道他们在关外怎么样。


“说什么呢……”


他闭上眼。




“宣子。”沈炼第一次叫了他的名字,搭上他的肩帮,“能帮我一个忙吗。”


宣子埋着头,弯腰凑到他头边。他感觉到他放在他颈后的手微微发抖。


他不知道该不该答应。他真不知道。


宣子退了出去,心像西边的红日沉下去,铺天盖地的墨色涌上来。


再进那间屋时,沈炼已经穿戴整齐,在用一根他未见过的银簪绾发。


“谢谢。”沈炼转过来,对他第二次道谢,第一次是他喂水的时候。


他想开口说什么,说:你留下来?或说:你带我走?还是说再见说永别?


宣子最终什么也没说。深深躬身抬起双手递上那把沾满他冷汗的匕首。




到了南方的雁为何要北归。它们为何不留恋。


卢剑星穿过江南水乡的窄巷,嗅着空气里的淡淡荷香,淋着细小的雨点,看着青石板上赤脚跑过的小孩,多少有了些理解。它们不属于这里,和他一样,也许也和他一样。


这里的水洗得去他们身上的风沙洗不去他们身上的血气。




赵靖忠进门时一脚踩进血泊里。屋里没有点灯黑暗中只有一处反着光。


他瞥眼看见自己的银枪穿透那个侍卫的喉咙把他钉在柱上。血液蜿蜒至他脚下。


他知道沈炼就在这里。




有一日卢母从梦里醒来看见卢剑星坐在床上用手捂着脸一动不动。


窗外面的月光明亮,照进来落在他身上又清冷得像层霜。


她起身把他揽进怀里,轻轻拍着他的后背,低声哼起一首古老的童谣。


仿佛他怀里的仍是一个六岁的孩童,而他正因觉得自己犯了错而歉疚不已,忍不住难过,忍不住伤心,忍不住掉下泪来。




沈炼听着耳边急促的抽息,把刀一寸一寸捅进去。


他这样紧抱一个人。


却是为了杀死他。


他跪在地上额头慢慢靠上赵靖忠的肩。




卢剑星在母亲怀里哭出来的那一刻意识到,真切意识到——他爱沈炼。(没错和我一样v)


这个人的强大又脆弱狠戾又温柔直接又内敛固执又忍让,都可以是他爱他的理由,而吸引卢剑星的更是沈炼身上始终存在的一份天真,这份天真闪现在他眼里显得那么可贵。这份天真既是上天给的一份礼物同样也是一份惩罚。


他曾想:如果他未曾遇见沈炼他会是什么样子。是足够不幸,还是幸运。




如果那时他没有经过那个天井看见那个站在花树下发呆的沈炼;


如果那时他没有选择放慢脚步碰见那个提着灯笼孑然夜行的沈炼;


如果那时他没有挥刀挡下贼寇的刀刃瞥见那个踩在尸体上擦刀的沈炼;


如果那时他没有穿过熙攘的夜市买下一尾锦鲤得见那个弯起嘴角的沈炼;


……




他会不会不一样。


他们会不会不一样。




>终












-------


一这文的标题也许没啥意义


二这不是悲剧你看明显的两情相悦而且我尽量改的不悲了(正经脸


三因为电影里卢大人死了所以我换了一下角色


四这篇文我想写的就是对沈大人的告白


五卢大人我会给他找个好媳妇的


六公公也是我本命你们信吗




>谢谢阅读

评论

热度(22)

  1. UNInstantejerseyinpanic 转载了此文字
    虽然有预感但这样的结局周五不会快乐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