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nstante

今天脱团了。
晚上送我回学校,我觉得蛮不甘心,明明就是喜欢我干嘛节奏好慢。
于是他开车走后我在楼下挣扎了一两分钟,打电话给他:
“你上高速没?”
“还没,怎么了?”
“嗯…有个问题想问,你觉得我俩合适不?”
“😁我觉得还…挺合适的呀,怎么了😁?”
“嗯,那你回来,亲一个再走。”
“……嗯,好。”
于是他火速回来,我走过去,他把窗户放下来看着我,突然间我觉得有点尴尬,于是问要不要我上车,他说OK,我就开门进去了。
完全没有过渡,他抱过来我们就吻在一起了。
舌吻。
说实话,感觉……怪怪的,嘴巴湿湿的。之前以为老娘阅片无数怎么也能看成接吻高手了,结果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动……不知道他感觉如何,不过在我还在脑内描述接吻体验的时候有听见他喘气的声音……好羞耻……
吻完了靠在他肩上小声说了几句话,内容大概就是你怎么这么瘦我是不是很肉以及这是我初吻哦一类的无营养对话。
哦,我还吐槽来着,连小手都没牵过直接就吻上了会不会太快…
然后就下车送我上楼了,当然啦,牵小手了…

话说,我真没觉得自己对这件事情有多激动不过……到现在也还睡不着就是了……

后悔,然后大概永远没有办法从中解脱……
端午啊端午,回来吧。

【翻译】You Were Looking for an Artist(阿拉贡/莱格拉斯)(第六章)

更!新!啦!

林朵:

第六章 光彩照人只是个形容词

“派对安排在新年前夜,是吧?现在距离派对开始还有半个月,但我还是建议你从现在开始就准备好全套装备,因为那是个化装舞会,你必须扮成君主之类的。“金雳一边说一边将请柬扔到阿拉贡胸口,黑发青年惊讶地眨了眨眼,然后微微的摇了摇头。

“无论是出席什么主题的场合,我都不想搞什么角色扮演。你知道我最讨厌穿那些奇装异服了。“阿拉贡发出一记难受的长叹,将请柬扔去了一边儿,金雳满怀理解的点着头,同时深吸了一口气。阿拉贡知道这个矮个子男人不会信口开河。

“比尔博坚持让你参加,如果你自己不准备好行头,他就会帮你弄一套,你真的想让比尔博帮你设计造型?“

一阵沉默之后,阿拉贡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他上一次让比尔博替自己设计造型还是在法拉墨的婚礼上,那段回忆真是不堪回首,因为他被迫穿上的那套衣服简直称得上丧心病狂。当然,比尔博的时尚品味向来潮的很,但他曾经为阿拉贡设计的可怕造型已经给阿拉贡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所以每当比尔博想为阿拉贡做造型时,阿拉贡都敬谢不敏。

“好吧,也许只有这样我才不用重新经历一场噩梦。“阿拉贡承认道,尽管话一说出口他立马就后悔了。就在这个时候,那位呆在树上的金发画家已离开原来的位置,从树上下来了。当他伸着懒腰靠近阿拉贡时,阿拉贡感到脸上一阵发烧。”你觉得怎么样?“

现在距离莱格拉斯在浴室里跌倒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但若是他侧身过于用力,依然可能会引发疼痛。而他脚踝上的裂痕则已痊愈,又能正常行走了,不过莱格拉斯还未被允许进行过于剧烈的活动,以防因肋骨的裂口尚未完全愈合而造成更严重的后果。另外,莱格拉斯腿上的瘀伤已经完全消解,不过如果用力按压还是会感到疼痛。

“还好。”莱格拉斯轻松的回答道,笑意盈盈地走向阿拉贡和金雳。“你们在这儿热火朝天的讨论什么呢?”他一边问一边微微打了个哈欠,这让阿拉贡惊讶地眨了眨眼。

“等等,你很困吗?”

“我在画图的时候一直瞌睡打个不停。“对方的回答中透着遮掩不住的浓浓困意,阿拉贡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莱格拉斯最近经常这样,似乎他的身体需要更多的睡眠来支持康复。

“我们刚刚在讨论比尔博的派对。“金雳回答道,因为莱格拉斯又把之前的问题重复了一边。听了他的回答,金发青年微微皱眉,神色好奇地扫视过面前的两人,然后走进厨房去给自己泡杯茶。

“我这么问可能会有些失礼。“莱格拉斯转身说道,嗓音一如既往的和缓,就好像他很清楚相隔多长距离就该匹配多大的音量才能被听清。”谁是比尔博?“金发青年将水烧上后便从角落中探出头来,望着另外两人。”我并不介意不知道他的身份,我也不是想打扰你们,不过他的名字经常被你们提起,所以我很好奇,抱歉。“莱格拉斯低着头小声说道,而金雳则爆出一声大笑,摇了摇头。

“你没打扰到我们,小伙子,过来。“金雳递给金发青年一张请柬,满意地看见困惑的神色浮上了对方的脸,这可真是太有意思了,阿拉贡和金雳都同时笑了起来。”比尔博也邀请你去参加了。“

不可置信的神色在那清秀的五官间掀起了波澜,阿拉贡则困惑地蹙起眉。他不明白为什么金发青年在听到派对邀请之后脸上会是这样一种表情。于是阿拉贡缓缓伸出手去搭住莱格拉斯肩头,轻轻摇晃以获取对方的注意。他甚至无需开口,只靠眼神就能表明自己的疑惑。而莱格拉斯的目光则转回手中那张请柬,邀请他的请柬。

“我没想到自己也配得上去参加这样一场派对。我已经要随你去参加你父亲的晚宴了,我真的不希望再去打搅到别人的生活。“

阿拉贡安静的凝视着莱格拉斯,然后他开了口,语气温和,就像在安抚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狗狗。“如果你受到了邀请,那就不会打扰到任何人的生活,莱格拉斯。“阿拉贡低声说道,对方投来的目光中满盈着期待,这让阿拉贡忍不住想将青年揽进自己怀里抱住,因为这实在是太可爱了。他依然能看出对方脸上残余着少许不可置信的痕迹,而金雳则马上过来向金发青年做保证。

“所有人一看到你都会喜欢你的,哪怕在他们看到你的脸之前。“金雳说道,微笑缓缓的浮上莱格拉斯的嘴角,他轻轻点了点头。

“太好了,我会参加,虽然我不知道该穿什么……“

“别担心,莱格拉斯,比尔博说他准备了些特别的服装给你穿。好了,我必须走了,你们俩也赶紧收拾好行李吧。你们本来两个小时之前就该出发的——“

金雳说着就开始往门口跑,两条小短腿蹬的飞快,在他套上靴子和外套之后阿拉贡才回过神来,可金雳已经跳进了电梯。

“金雳,你给我回来!”阿拉贡吼道,紧跟着冲了出去,而金雳则迅速的按下了底层按钮。等阿拉贡赶到电梯口时,电梯门已经快关上了,他可以听见金雳的笑声从金属厢体中传了出来,并随着电梯的下行越飘越远。

“你知道的,我们还没迟到。”莱格拉斯说道,眼神还粘在手中的那张请柬上,不过他的注意力已转向阿拉贡,对方正带着宽慰的表情朝他走来。“我们应该两点到,现在才十二点。“莱格拉斯说道,眼神终于从请柬上抬起来望向阿拉贡。黑发青年在他面前停住,有些疑惑的看着他。莱格拉斯轻声叹了口气,将请柬放在厨房吧台上,眉头轻蹙。”我不认为自己适合参加这样一场派对。“莱格拉斯摇着头轻声说道,手指按压在整洁的厨房柜台上,金色的发丝犹如一道帘幕遮住了他的表情,同时亦阻隔了阿拉贡探究的眼神。黑发青年不禁回想起之前自己请求莱格拉斯作陪去父亲家时的情景,这一次,他们要在阿拉贡的父亲家待上整整三天,从11月24日到26日。

剧情回放

阿拉贡与莱格拉斯一同靠坐着往常那棵树,享受着弥漫于两人间的静谧时光。两人谁也没说话,只在躺倒时发出了细微的呼吸声。两人同时仰望着绘在天花板上的星辰,只不过阿拉贡躺在地上,而莱格拉斯躺在树上。

“我不喜欢看你在上面。”阿拉贡说道,看着莱格拉斯在树杈上小心翼翼地换了个姿势,朝自己看来。

“你为什么不喜欢?”

“因为你最近出的那些状况,这是原因之一……”一丝笑意浮上了莱格拉斯的嘴角,但他咬紧下唇,忍住没笑出声来。“原因之二,因为当你在上面的时候,看起来离的是那么遥远,就好像跟我隔了好几英里一样。”阿拉贡温柔地说出了第二个理由,目不转睛的盯着金发青年。“我不喜欢看你离我那么远,我的朋友。”

先是一阵枝叶摇摆的飒飒声,然后是一记几乎微不可闻的落地声。莱格拉斯从树上滑了下来,躺倒在黑发青年身边,脸上挂着打趣的微笑。

“这样感觉好些了吗?”

阿拉贡点点头,微笑着阖上双眼,一切重归宁静,美好得令人陶醉。直到阿拉贡自己打破了这番宁静。“下周陪我去我父亲家吧。”很简短的一句话,不过是个平淡无奇的邀请,但当阿拉贡睁开双眼看向莱格拉斯时,却困惑的发现金发青年脸上写满了慌乱。

“我不能。我会打扰到他的。在得到应有的邀请之前贸然闯入某人家中是很失礼的事。你父亲不会喜欢我的,我很确定。而且——只是,不行。”莱格拉斯说道,而阿拉贡则因对方的表现而关切地扬起了眉毛。莱格拉斯通常不会有这种反应,他从来没这么惊慌过,这使得阿拉贡有些担忧的看着他。

“我父亲会喜欢你的,相信我,另外我也很希望他能见见我的新朋友。”

“但是我不能,我很高兴你觉得我配去见你父亲,但我不是,我不能——”

“求你了,莱格拉斯。”阿拉贡看向自己的插画家,灰色的双眸中既蕴含着期冀又埋藏着悲伤,“我姐姐会跟她未婚夫一起出席。我需要你在那儿。”

他们两人其实并未讨论过阿拉贡姐姐要求莱格拉斯传达的那条讯息的内容,阿拉贡不愿再回想它,而莱格拉斯也十分尊重阿拉贡的意愿,对此从未提起只言片语。虽然之后她再打电话来时,莱格拉斯还是会记下她的留言,并转交给阿拉贡看。在那些难熬的夜晚里,莱格拉斯总是会任由阿拉贡伸出双手环住自己,为对方唱起温柔的歌谣,直至阿拉贡沉沉睡去,金发青年才会伴着入眠。若说阿拉贡是一艘船,那莱格拉斯就是他的锚,使他免于在绝望中漂泊的命运。阿拉贡明白,如果自己想要走下去,就必需有金发青年伴自己同行。光是想起自家姐姐或是阅读她的留言就已让阿拉贡饱受煎熬,他确信自己没法应对她与未婚夫共同出现的情况。

“好吧,我会去……”莱格拉斯最终松了口,看向阿拉贡的蓝色双眸中满是疲惫,“但是,”金发青年停顿了一下,阿拉贡翘起眉头探究的看着他,“我需要你今晚为我唱一首歌。”

相比让金发青年陪自己同去而言,这点代价根本不算什么。于是阿拉贡笑了起来,努力回想自己曾在无线电台中听到的歌曲,然后,他为金发青年哼唱了一首助眠的曲子。两人再度安睡于星辰之下,楼上的床铺又一次被遗忘了。

剧情回放结束





注:以上只是第六章约一半的内容,完整版我放在主帖里了:


http://forestandflower.lofter.com/post/1cbe1712_5875eb4


因为我有必须要在一个帖子里把文发完的强迫症,而喜欢这篇文的同好又比较多,我没办法做到每次更新时一一通知了,不得已采取了这种提醒方法,这个帖子在全文更新完毕之前也会删掉。若有引起大家观看不便真的十分抱歉。如果谁有更好的建议,在下洗耳恭听。



没有好贴的图,不过贴纸好看将就一个✌️